花农“上云”之难:网上不会卖、线下没人来、物流运费比花贵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锐 68岁的黄生站在田边宽敞的路上,路过有人打招呼,他也没应。2月2日正午时分,当地气温升至28°C,桃花好像又开了一些。

“最晚守到(年)二十八,还有一周多的时间,再没人要就全部锯了。你看,这么漂亮,红桃、红桃,大展‘鸿图(粤语谐音)’。”他说着倒是笑起来,指向那一排排整整齐齐、已经把枝蔓都捆好的桃花树说,“种了几十年,最差就是今年,往年这时候路上都是来取花的车。”

看到有生人面孔出现,何生骑着摩托车远远的就喊道。“靓女,系米买花吖?”

他这一喊,周围的人陆陆续续也走过来,大多是上了年纪的。何生今年71岁,一千多株桃花还没怎么卖出去,成天在路上逛。

何生种的桃花数量在村里算得上是“大户”。按照往年的惯例,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卖得七七八八。迎春花市前,商贩们通常会来村里提前预定,然后上门取花,一部分送到广东省内的大型花市销售,一部分则销往港澳或东南亚市场。

“今年花市取消了,他们都不敢来拿,前几周(镇政府)通知我们登记网上卖花,我们都好大年纪的,不会搞,一个来订的都没有。”何生说。

黄生和何生都是广东省佛山市狮山镇黎岗村的花农,农历新年是他们一年里最重要的收获时刻。在黎岗村大片桃花地里,何生的桃花树大小是最常见的,大约1-2米高,单株报价在几十、百元不等;黄生的桃花树则个头明显比别家的高大,超过3米,单株报价在300-500元之间。

与黎岗村临近,还有沙水村、龙头村等都是当地有名的“桃花之乡”。狮山镇人民政府官网介绍资料显示,这里有大约40年的桃花种植历史,曾是广东最大的桃花生产和出口基地。今年,沙水村种有350亩桃花田,共约7万株桃花;而黎岗村桃花种植面积则达500亩,约有桃花5万株。一户花农一年的卖花收入,少则有几千、万余元,多则也有6万元、8万元。

“行花街”是广府地区春节前夕规模最大的一项传统民俗。广东省文化馆资料记载,所谓逛花街、行大运,又融合广东人“讲意头”的传统,如金桔是最受欢迎的,因为粤语中“桔”和“吉”同音;桃花则象征大展鸿图(桃),青年人则希望能行桃花运;水仙又象征富贵吉祥。

但今年,因为疫情防控需要,这场盛会遇到了新情况。广东省农业厅统计发布的信息显示,自今年1月7日起,包括广州、深圳、佛山、东莞等多地先后宣布取消集中举办的2021年迎春花市,如广州等部分地区改为以街镇为单元、固定和临时摆卖点,并鼓励各地推出网上花市、云上购花,但预计取消花市仍可能会造成四成年花销售减损。

“怎么在网上卖啊?”

黎岗村花农黄秀文蹲在树下,指示拍照的人要把桃花和写着联系人的纸牌都拍清楚。她觉得这样,就会有人从“网上”来。因此,尽管只会零星的普通话,她还是尽量说,“疫情没摆花市,800棵没人买,上网,不会,不知道。”

狮山镇并不穷。2021年2月2日,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十次会议上,狮山镇镇长黄伟明作政府工作报告公布,2020年,狮山镇全年预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18.6亿元,税收收入140亿元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狮山镇5年4次位居全国千强镇第2名。

狮山镇的桃花也不是花农的单打独斗,当地一处南国桃园旅游休闲娱乐度假区是著名的景区之一,园区总面积八平方公里。区内有南海观音寺,疫情前常年香火鼎盛,人流畅旺。

但在村里,像黄秀文这样的花农对互联网感知微弱的人是普遍的。她大约也是60多岁,平时负责照看桃花树落肥、修剪等。1月初,各地花市取消的消息陆续传开,往年订花的客商迟迟没有来电话,家里有年轻人的就按照镇政府公布的方法登记了网上卖花的信息,但“网上”的人一直没有来。

黄秀文说,迎春花市由春节前年廿八开始,至年初一凌晨结束。而花农的主要销售期是在花市之前,正式开市后,他们只是处理一些尾货。

筹备网上花市,从准备时间上来说,并不宽裕。1月20日,狮山镇首届线上新春花市、网上花市商城小程序就正式上线了,镇政府透过官方微信公众号、媒体报道进行了大量的宣传。“我们联合了很多商会、企业做认购,帮他们(花农)销售,但是总还是无法完全顾及。”狮山镇一位参与网上花市筹备工作的政府人士表示,即使同市同区,各地花市时间安排并不相同、也不相通,很难把所有花农、年花资源汇集到一个平台,所以只能各推各的。他们选择与一家新媒体公司合作,制作了小程序再进行推广。“流量上肯定比淘宝、快手那些大平台会差一些,花农更新、上线资料也会比较困难。”

所谓的困难,落到花农身上就是可能连智能手机都不会使用,拍照也是模模糊糊的程度。他们坚持传统观念,花在地里,大小模样都不一样,价格也不一样,怎么能摆一张图在网上就卖了呢?

一家长期与淘宝、拼多多、抖音等平台合作的电商企业负责人罗春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,从他们以往参与的助农推广项目经验来看,考虑到大部分农户对互联网操作都不熟悉,通常建议产销分离,“政府可以搭平台,但培育期可能比较长,如果是和电商代运营之类的机构合作,就需要费用,一般我们就是分成。”“总的来说,农产品(000061,股吧)的利润都不是很高,而且整个模式也不像鞋服行业很成熟,具体操作起来很多细节不可控。”罗春说,助农项目他们基本都是公益型配合政府,那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“物流比花还贵”

1月22日,狮山镇所在的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政府发出公开呼吁称,该区是珠三角年花核心产区,年花远销国内各大中城市和东南亚,不仅有桃花驰名省港澳,也是中国四大蝴蝶兰集散地之一。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,国内外疫情反复,整体出口海外、省外的销售都受到一定影响,倡议各机关企事业单位、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等采购年花,帮助花农。

不仅如此,各地广州、东莞等各地政府也透过各种平台宣传网上花市。“广州过年,花城看花”专题新闻发布会通报,2021年全市年花年桔种植业户(含小微企业和农户)生产基地涉及430个种植基地,可供应年桔约67.7万盆、兰花901.91万株、桃花9.88万盆、发财树等盆景121.87万盆、猪笼草等小盆栽1105.39万盆、剑兰百合等196.4万株。截止1月底,广州网上花市对接包括有阿里巴巴(支付宝、饿了么、高德地图)、京东、字节跳动(抖音)这样的第三方电商平台,也有穗康生活、广东“保供稳价安心”数字平台、“听见花开”小程序等由政府搭建的平台。

然而,这样的广泛宣传无形中变成双刃剑。“大家都知道了,我们滞销,花价就掉下去了,商户也很受伤,就算量卖出去了,钱也没挣到。”一家广东颇具规模的花卉企业负责人抱怨。

他很谨慎地对待再次向外界表态,并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各种年花销售达到疫情前的八成水平,“其实很多订单到最后几天才来,现在才开始大面积出货,一开始大家太紧张了。”

不过,买花的订单来了之后,物流的问题很快就暴露出来。年花的配送和普通的鲜花配送是完全不同。在狮山镇的网上购花小程序可以看到,点击购买后,只有自提选项。

“快递费比花还贵。”这是花农无法配送的原因。根据狮山镇负责黎岗村区域顺丰快递业务报价,以一株1.5米高左右的桃花为例,单株售价约100元左右,但运输需要装箱,包装加上物流最后费用可能达到五六百。不过,如果是在同城,固定的提货地点、配送区域,一车多点式配送,就可以简单只包根部,一个点的物流费用大约在40-80元之间。

但即便如此,大部分花农还是不能接受。现在,等着他们的可能就是大年三十前,锯掉那些没有卖掉的桃花。

(文中黄秀文为化名)

posted on 2021-02-19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Powered by 博彩十大公司网站评级排行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